年入百万才有资格租房?纽约房租一飞冲天月均价24万元

  游聚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10-18

  年入百万才有资格租房?纽约房租一飞冲天月均价24万元如果你是一位普通白领,要想在纽约租房,得和一群年轻人排一个多小时的队,才有资格去看一套面积30多平方米的无电梯一居室。

  住在纽约上西区的年轻女生奥多诺霍,因为忍受不了房东在房子合约到期后加价,决定去找新房,但结果让她很崩溃。

  “我一大早就过去了,兴奋地按了门铃,却被告知公寓里面人满为患,必须排队等。我回头一看,才发现街上的人群不是去吃早餐的,都是来看房子的。我在门外排了30分钟,又在楼梯上排了近45分钟的队,最后才能进去看一看眼。”奥多诺霍说。

  漫长的等待后,奥多诺霍只看到了一套不起眼的小公寓。打开门是一面裸露的砖墙,一座装饰性的壁炉和两扇窗户,没客厅,只有一个带衣柜的小卧室,和浴室厨房连在一起,总面积只有371平方英尺(约34平方米)。

  就是这样这套条件平平的小公寓,目前在纽约的租房市场,标价也达到了2337美元(约合人民币1.6万元)。房产中介告诉奥多诺霍,想拿下,最后的出价应该要接近3000美元(约合人民币2万元)。

  “那套公寓和我现在的厨房差不多大,如果你打算居家办公,或者你们是一对夫妇,不根本适合住在这里。”奥多诺霍说。

  尽管如此,大家还是带着所有的文件过来看房,甚至有不少人当场开始申请,因为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机会了。

  今年夏天,纽约市租房市场的涨幅创下历史新高,租客们对公寓的争夺也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。

  据媒体报道,纽约市平均租金从疫情初期的低点一路飙升至每月3500美元(约合人民币2.4万元),租金中位数同比上涨35%,上涨速度超过了洛杉矶、芝加哥等美国主要城市。

  房地产信息公司StreetEasy的数据显示,在纽约5个行政区中,曼哈顿和布鲁克林的房租涨幅最大。曼哈顿6月的房租平均水平已达到4100美元(约合人民币2.8万元),租金中位数较去年同期上涨39%,布鲁克林则上涨了28%。

  分析认为,租金飙涨是因为大批疫情初期离开的民众已陆续返回。纽约的部分支柱行业如金融、科技和市政部门,也都在督促员工回办公室上班。同时,还有大量的毕业生和年轻人进入这个市场,预计秋季租房市场的需求和价格还将继续飙升。

  萨奈是纽约的一位房地产中介,2020年疫情暴发时,不少白领撤离纽约,当地的租房市场也一落千丈。

  “那个时候一个月都租不出去一套房子,一套西27街的一居室,大降价都无人问津。”萨奈说,“我的很多客户都离开了这座城市。”

  但是今天,纽约的租房市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中介和租客的地位也骤然调转,以前看房是中介求着租客,现在是租客求着中介,而且中介费一涨再涨。

  “纽约市的租赁市场现在很疯狂,”萨奈说,现在市场近一半的待租公寓都需要中介费,去年这一比例仅有21%。

  一些中介表示,看到房客为如此狭小的空间支付惊人的费用,他们也感到内疚。“人们会说,你怎么要求这么多?这太荒谬了,”另一名房产中介帕克表示,“没办法,纽约很贵。你可以轻松前往其他城市并找到非常实惠的住房。但如果你选择留下来,就得接受。”

  在纽约,高达三分之二家庭都以租房为主的。暴涨的租金,也在威胁这些家庭的生活成本。

  很多准备在纽约租房的人发现,他们现在的收入可能连门坎都过不了。纽约市房东使用所谓40倍规则来判断承受房租的能力,即若要有资格成为租户,年收入必须是月租金40倍。

  这意味着,纽约市平均租金每月3500美元,年收入至少要14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96万元)才可以承受。而若是想在富豪聚集的中心区曼哈顿租一套公寓(平均租金4100美元),收入至少要16.4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13万元)。

  然而,根据当地的人口普查数据,纽约市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仅为67046美元(约合人民币46万元),根本承受不了如此重负。

  房产数据公司首席执行官米勒说,虽然这些数据看起来太“超现实”了,但眼下美国通胀就是这么厉害。“如果租金继续以创纪录的速度增长下去的话,意味着工资的门槛也不得不提高。”

  纽约大型企业如摩根大通、高盛和还有一些高科技公司,都在号召员工回办公室上班。此前,这些员工因为疫情搬至偏远的郊区,或者在附近的城市定居,现在为了方便通勤,只能回来。

  然而,很多人已经习惯了疫情期间居家办公模式或混合办公模式,再也不想回到以往的全职办公模式。

  一些员工表示,宁愿辞职也不想回去上班。“我要去办公室先跟大家打个招呼,然后递交辞呈回家。”“很明确告诉你,我不愿意通勤,然后一天坐8小时。”

  纽约市市长艾瑞克亚当斯也发邮件给政府工作人员,要求他们回到办公室工作,不允许任何混合模式。市长希望员工能够以身作则,回办公室全职上班,同时也鼓励各大企业把员工也号召会办公室,称此举对纽约的经济复苏非常重要。

  此外,越来越多20-30岁的年轻人于近期找工作找房子,也影响了这一次租金的螺旋式上涨。

  同时,由于单户住宅和公寓的需求量不断增长,一些买不起房的居民转而选择了租房,也进一步推高了租金价格。

  大企业员工和政府工作人员,也许能承受飙涨的租金,但对大部分人而言,接下来的负担只会更重。越来越多的人质疑,老板们呼吁大家回办公室的政策,是否在加剧生活成本危机,

  多年来,纽约并没有建造足够的住房来跟上人口和就业增长的步伐。疫情期间,供应链障碍和劳动力短缺进一步减缓了建设速度,导致情况更加严重。

  对普通人来说,若承受不下飙涨的租金,只能选择离开这座被称为“大苹果”的城市。

  纽约住房会议的执行主任雷切尔说,“目前美国的疫情高峰期是过了,但大家的生活情况似乎并没有好转,甚至变得更糟。租金的涨幅简直令人难以置信。”

  2020年12月,35岁的玛德琳海德和丈夫搬进了布鲁克林一套两居室公寓。由于疫情,当时租金从3800美元(约合人民币2.6万元)降到了3000美元(约合人民币2万元)。

  海德当时认为,那是一个可以安定下来、组建家庭的完美地方,并于2021年7月生下了一个男孩。可如今,房东告诉她,接下来每个月租金要提高1000美元至4000美元(约合人民币2.7万元)。

  海德是一名教师,她的丈夫则经营着一家啤酒厂,但夫妇俩的收入仍然无法负担这个涨幅。他们最终搬到了海德父母在扬克斯市的家。以前海德上班仅需30分钟,现在至少要一个半小时。

  展望未来,光大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曾指出,LPR不排除再度出现非对称下调。

  在胡刚看来,永康保温杯产业的进一步发展,可以通过长三角地区在科技创新层面的协作,促进产业链创新链深度融合,强化科技赋能产业发展。

  根据中指数据,从融资结构来看,9月信用债和ABS两种融资途径占比高达约89%。

  房产销售人员赵凯(化名)表示,如果都可以做“交房即交证”,房子肯定会卖得更好,“交房即交证”对于办理落户积分肯定是好消息。

  严跃进指出,目前房贷“低利率”时代开启,对于四季度楼市行情提振的作用确实会比较明显。